研究成果  |  研究队伍  |  媒体宣传  |  改革社区  |  基金会  |  院友会  

English

两岸注重发挥智库作用

  时间:2011-07-02

 
b3qtB0702001.jpg
b3qtB0702002.jpg
 

   迟福林:大陆“十二五”应注重改革的顶层设计
  今年是大陆“十二五”的开局之年,从改革实践看,一方面,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对改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改革的迫切性进一步增强;另一方面,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的改革已进入“深水区”,更多地触及上层建筑领域,更多地触及深层次的利益矛盾。改革推进在各种利益纠结下面临多方面的现实困境。
  因此最近一个时期,大家智库和学者在“十二五”时期的改革问题上有不同的观点,作为大陆的智库,大家恐怕不能回避这一问题,但我判断是:“十二五”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成败在改革。
  十七届五中全会提出,“十二五”要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,坚持把改革开放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强大动力。如果说过去30多年的改革主要在于扩大经济总量、实现经济起飞的话,未来5-10年的改革主要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改变经济结构。但从实践看,近几年改革尽管在某些方面有所进展,但一些重要领域的改革未能有大的突破,效果不尽如人意。由于相关改革的滞后,发展方式转变在多方面尚未有实质性突破,某些方面的矛盾仍在不断积累和深化。若“十二五”改革攻坚仍停留于形式和口号,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就无法有大的进展。
  当然,大家应该看到,现阶段推进改革有它的现实困境,如:一些地方在发展上重增长轻改革,还有些地方的一些改革停留在口号上、流于形式;一些改革任务低效率重复;一些既定的改革攻坚久攻不下。包括资源要素价格改革、垄断行业改革等。但这些改革在8年后的今天仍未有大的突破。经过30多年的改革,利益群体在分化,客观上也出现了既得利益群体,由于既得利益群体在经济社会生活中的强势地位和追求自身利益,造成多项改革的扭曲变形。
  但大陆发展已经箭在弦上,“十二五”改革需要做出重大选择。
  “十二五”这5年,无论是发展还是改革都处在历史性转折的关节点:第一,“十二五”从一次转型进入二次转型,能不能改变经济结构,改变发展方式,关键取决于能不能以更大的决心和魄力推动第二次改革。第二,“十二五”,大陆正处于由中上收入阶段迈向高收入阶段的历史起点。
  因此,未来改革必须坚持的方向是:第一是消费主导;第二是民富优先;第三是加快政府转型。
  而要实现这三点,需要强调改革的顶层设计。在改革面临现实困境,以及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对改革现实需求全面增强的今天,中央已经提出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推进改革。我认为当前需要客观地判断改革,在加强中长期重大改革的战略部署上增强行动上的魄力。
  即:尽快出台新时期改革总体规划,出台重点领域、关键环节的改革的专项规划,建立中央层面的改革综合协调机构,以中央地方关系改革调动地方改革的积极性,加强改革立法,强化改革实行的法律约束。按照依法治国的原则改革工作机制与推进方式,加强重大改革立法,注重通过立法化解改革争议、克服既得利益、避免改革推进的主观性,强化改革进程中的法律约束。实现重大改革立法先行,将重要改革目标上升为法律意志,加强改革程序性立法,建立改革的社会参与机制。建立渠道畅通的改革利益表达机制,建立规范化、经常性的改革社会参与机制,将中央对改革的部署与发挥民间智慧结合起来,建立改革进程的评估、问责、监督机制。新时期出现的改革目标虚化、泛化、形式化,以及改革进程中的避重就轻、避实就虚等问题,重要的原因是改革的评估、问责、监督机制不健全,使得重要改革目标的实现缺乏可供遵循的“尺度”和标准。这就需要以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为主线设置相关标准来评估改革,建立健全改革的问责机制和监督机制。建立改革评估指标体系,建立多元参与的改革评估机制,建立规范的改革信息反馈和纠错机制,建立有效的改革问责机制。注重利用媒体舆论力量推进改革。媒体是推动现代社会变革的重要力量,新时期完善改革工作机制与推进方式,需要充分发挥媒体力量。要注重通过媒体宣传改革营造改革良好的改革社会氛围,使媒体能够成为客观、真实反映改革进程的重要渠道,成为约束既得利益、代表公众利益监督改革的重要平台。
  只有这样,大陆“十二五”规划才能更好更快地推进。
  

  刘碧珍:两岸合作智库应跳出传统角色作用
  大陆新的发展策略已不限于“经济成长”的层次,不再是GDP中心主义,已扩及社会和环境,最近几年大陆长期发展策略纳入“包容性成长”和“永续发展”两个面向。包容性的成长是指不单要经济成长,还要成长共享,重视所得分配、弱势关怀和就业创造。永续发展的内涵已不能满足于成长与环保并重,还要两者并进,借由发展低碳社会来促进成长。大陆“十二五”规划要建设共同富裕的小康社会,同时由强调出口与投资转向消费、出口与投资三者并重。这都是包容性成长的具体政策。
  两岸都到了积极改变经济成长模式的关键时刻,而签署经济合作框架协议,将为两岸合作解决这一问题,实现经济转型提供机会,降低西方国家金融危机的负面冲击。此前台湾以大陆为生产基地,将原料、零组件、半成品等出口到大陆,经过加工后再输往欧美国家,形成三角贸易的合作模式。但是这一模式在金融海啸下遭到巨大冲击,体现出脆弱性。而大陆以出口和出口相关投资带来的经济增长,也无法长久持续,需要扩大内需。
  大陆和台湾都面临改变经济增长模式的要求。对台湾而言,其内需市场太小,出口导向仍是其不可避免的经济发展政策。因此,大陆的广阔内需市场和未来高度发展的潜力,正是台湾需要的。另一方面,台湾可以以自身发展经验,对大陆发展内需市场提供参考。
  ECFA签订后带来两岸市场的开放,不仅有助于两岸走出为西方代工、赚取微薄利润的困境,而且可逐渐与西方经济脱钩,降低西方国家景气循环与危机对两岸经济带来的负面冲击。
  这些成果的出现,正是两岸智库发挥的积极作用。因此,在未来两岸合作过程中,两岸智库还将发挥积极作用。不过,我觉得,未来两岸合作智库应跳出传统角色作用。
  要跳出传统角色,我个人认为智库至少从下面几个方向着手:
  第一,智库要走出去,积极参与,定期和不定期地进行跨地区智库研究,针对地区发展的新进展,预先探测未来可能会出现的趋势和冲突,并且提出具体的建议,以提供给有关部门作为决策的参考。
  大家都知道,2008和2009年全球的金融风暴给全世界带来非常重大的冲击,虽然在风暴发生之后,全球治理扮演相当程度的角色,比如说像WTO、欧佩克,曾经多次呼吁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,建议降低保护主义工具的依赖,共同对抗金融风暴所带来的全球性经济衰退。这种事后的危机处理显然不如事前的积极防范来得重要。如美国次贷危机,一些已经预测到危机的智库能够定期和不定期的召开会议,就可能把影响全球的重危机事件进行深入的讨论意见和交换,并且可以通过模拟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,提出比较精确的评估和解决的方案,供有关组织来参考。如此也许可以防患于未来,避免经济危机的发生。
  第二,对于比较重要或者比较棘手的议题,可以进行意见的交流,了解各个地区遇到的问题遭遇的瓶颈,并寻求合作解决的最佳方案,再由有关部门出面协商。大家都知道多哈回合历经十年的谈判,但是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办法达成协议,这也反映出目前的全球治理体系效率其实并不高,它背后隐藏一些问题需要进行改革。过去智库都是在幕后,扮演幕僚的角色,今后智库可以采取积极的角色,对各个地区进行各种可能性的探索跟交流,以及达成共识。以台湾和大陆在去年6月签署的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(ECFA)之前,两岸的学者和智库都做了非常多的交流和讨论,这样形式的互动事实上为区域经济的治理建立非常良好的基础,大家也可以想想看,这样的方式是不是可以衍生,应用到全球经济治理上面。
  最后,究竟是由市场主导经济发展还是由政府来主导,我的意见是,我是自由派的学者,我并不反对政府在整个经济发展过程里扮演的角色,像亚洲四小龙成功了,政府的角色是功不可没的,市场的机制并不一定完整,政府有必要做适当的介入。一个好的政府治理不仅要高瞻远瞩,充分允许市场机制的运作,而且要能够引导整个社会朝着良性循环的方向迈进。这个论点实际上跟迟福林院长(微博)认为的“政府的机制也许应该要进行一些改革”这样的观点事实上是不谋而合的。

来源:人民政协报 [关闭] [收藏] [打印]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