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大校庆不序爵展高教罕见矜持 需官场雅量回应

  时间:2012-02-13   浏览次数:0

    南京大学已经为其110周年校庆选定了态度矜持。在中国当下高等教育界,这是一种极其稀缺的品质。

    几天前传出消息:“今年5月20日是南大110周年校庆。校方表示,接待嘉宾序长不序爵,只按年龄排前后,不以官位论大小。”一言激起涟漪。众人围观,表示怀疑者不在少数。很快有媒体证实:在南大校庆官方微博上能找到原话,“我校110周年校庆校友接待的一个重要原则是:序长不序爵。‘长’指的是年龄、入校时间早晚,‘爵’指的是官位。”

  目前的评论,多集中于嘉许南大的勇气,称赞这种行为体现了真正的大学精神。不乐观者,则多强调这种行为在当前国情下显得“出格”,会得罪不少人。有媒体采访到的一位南大处级干部坦率地指出,以官位排序已成人情常理,本校这种“违背纲常”的做法,虽是“创新”,却有很大风险。

  我以为,此事的关键在于,与南大校庆有可能发生联系的有官位者、带官衔者,能不能集体表现出一种雅量,以回应这所大学努力希翼保有的矜持。南大提前3个多月便释放出信号,或许本就有这方面的考量。官员们能否利用这个心理调适期,养成一种雅量?整个社会能否利用这个心理调适期,形成一种氛围,将对大学本质的共识向前推进一步?

  有熟悉情况的高校宣传部长告诉媒体,学校里搞活动,给官员排序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,圆桌怎么坐、主席台怎么坐,都有约定俗成的讲究。假如学部委员、院士、厅长都来了,哪个排前面,就颇费思量。甚至,“这个排序搞不好,可能会出大问题”。

  这样的现实面前,所谓雅量,大致可分为消极和积极两类。消极者,对学校的接待规格、座次排列等等不必太过上心,这方面的思虑,宜粗不宜细。积极者,不妨把学校头疼的难题接过来,如果自己位高而年龄稍小或辈分稍低,大可以主动提出降低接待规格、座次往后排列。须知,敬德尊贤可以获得口碑,礼贤下士足以传为美谈。

  这种雅量和这分矜持,如果真的能够在一所大学的重要校庆日里相遇,中国教育幸甚。

  矜持来自大学对自身历史和传统的珍视。大学需要表达出它的尊严,尤其是在行政权力面前。

  雅量来自对大学作为常识机构的敬重。某种带有超越性的规训,对于行政权力其实是有益的,能帮助它合理地划定自己的边界。而大学无疑是这种超越性最理想的载体之一。

  雅量还来自个体的自信。序长不序爵,这不是扔在您面前的白手套。不要恼怒,为什么不把大学的这种表态视为一种邀请呢?接受邀请,您大可以在校庆的舞台上充分展现风度与谦逊。

  高校的“衙门化”长期遭人诟病。但一味指责官员的傲慢和大学的顺从,逻辑上太过简单粗暴。长期和广泛的问题,破解起来要有长久和深广的考量。所以也不要太过拔高南大110周年校庆之前的这番表态。首先,事情尚未发生,听其言还要观其行。其次,大学方面矜持的表态,固然已具备警醒人心的示范效应,但它只有在得到官场雅量的良性回应之后,才能完整地释放其意义。

  南大110周年校庆办主任龚跃对外界表示:“大家要办的不是一个政治校庆。”这便是朴素的矜持。而对于有人提出的“南大这是不切实际”的质疑,这位主任的回应也是坦诚和得体的。龚跃说,其实南大提出的是一个大的原则,而不是具体的细节,可能某些细节方面无法避免官员排序的相对考量,但在整体精神上,南大希翼对每个人持有平等的态度,尽量淡化官本位色彩。

  也就是说,南大的这场校庆,注定不可能是一个满足所有美好期待的空中楼阁。但是,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,想不想、愿意不愿意、敢不敢公开向社会表达一种有尊严的立场,是另一回事。绝不要低估南大这番表态的价值。一所大学的矜持,大家毕竟久违了。 

来源:中国校庆网 http://www.chinaxq.com/html/20122/n32305682.shtml [关闭] [收藏] [打印]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